承包海洋,像一个杠杆,撬动了渔村振兴、生态保护
舆情报道
3g彩票-3g门户-3g首页
佚名
2019-01-09 22:33

俯瞰苍南大渔湾,紫菜养殖网帘整齐排列。

拍友

卢孔祥

养民证发放

渔村游步道。

苍南县海洋与渔业局供图

  浙江在线1月8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施力维

通讯员

饶大杰

林悦)又是一年紫菜收获时。在全国紫菜主产区苍南大渔湾,数以万计的竹竿井然有序地插在海面上,支撑起一排排紫菜养殖网帘,村民们驾着小船穿梭其中,采收鲜嫩的紫菜。

  这片4.6万亩的“海上农场”,并不平静。浩瀚的大海,深藏着有限资源与发展冲动、无序竞争、渔民权益的矛盾。这里一度渔民纷争不断、产业停滞不前。

  2016年5月,一项名叫“三权分置”的管理改革在这片养殖海域上拉开。苍南县在确保养殖海域所有权国有基础上,通过国有公司向村集体发包经营权,村民缴纳租金获取承包权。现在,已经有1500余名养殖户拿到了养民证,每亩海域都有了承包人。

  这一探索,全国首创。表面上,它厘清了权属问题,对“谁先占有,谁来养殖”的传统观念发起了挑战;更深层次的,它更像一个杠杆,撬动了渔民增收、渔区产业发展、渔村振兴以及生态保护等。

  两年多过去,“海改”成效如何?近日,记者来到大渔湾沿岸一探究竟。

  到底是谁的海

  像承包土地一样来承包海洋

  “钱交了,证拿了,总算是吃下了定心丸。可以安心养紫菜了。”上个月,赤溪镇小岭村村民黄文清缴纳8000元租金后,获得了40排约64亩养殖海域的两年承包权。县里还发了一个小本本——养民证,上面明确了承包养殖海域的范围。

  而在三年前,黄文清一家还为养殖海域范围不清、归属不明而苦恼。“为了争抢不到1亩的紫菜养殖海面,两个村10多条船50多个人,就在大海上打了起来。”过去的经历,让他仍然心有余悸。

  苍南,浙江最南端的县。漫长的海岸线,为这里制造了众多天然港湾,孕育了丰富的海产。千百年来,沿岸百姓靠海吃海,在此耕海牧渔,繁衍生息。相比大海的辽阔,养殖海域的资源却极其有限,人口的增长、对利益的追逐,让家门口的这片海不再宁静。

  2015年前后,紫菜价格飞涨,每排养殖利润超过2万元。大渔湾沿岸村民争相养殖紫菜,养殖户由上世纪90年代的不足100户,增长到了最高时的近2000户,海域养殖容量几乎饱和,“争海”成了海上的常态。

  “下海干部”廖诗超是赤溪镇副镇长,因为几乎每天都在海上巡逻、处理养殖纠纷,得了这一称号。他回忆,仅2015年,赤溪镇就处理100多起因紫菜养殖引发的纠纷、斗殴,刑事拘留10人。原本朴素单纯的渔村,因为争海出现了“裂痕”。有些极端的村民甚至购置了钢盔、鱼叉来争夺地盘。

  到底是谁的海?这是困扰渔区最根本的问题。原养殖户认为“这片海一直是我在养殖,就该是归我养”;新养殖户认为“这片海就在村前,属于村里的共有海域,大家都有份”;非养殖户则认为“海域是村民们共有的,我们也要分红”。

  2016年5月,苍南县委、县政府开始探索养殖用海规范化管理。“海域所有权国有,可以有偿使用。这是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》的规定。”县海洋与渔业局局长张贻聪说,养殖用海要规范化、合法化,必须打破渔民“谁先占有谁养殖”的传统观念,在法律框架下获取养殖权。

  “光开会就开了100多次,听取广大村民和镇村干部意见。”廖诗超说,“最后大家基本围绕到一个议题上,能不能通过改革创新,像承包土地一样来承包海洋,从而实现规范化的养殖。”

  经多方征询意见,苍南借鉴农村土地“三权分置”改革思路,把养殖用海的所有权、经营权、承包权分离出来。国有的海安渔港建设公司拥有《海域使用权证》《水域滩涂养殖证》,依法管理大渔湾养殖用海,行使所有权;海安公司再将养殖海域经营权,按村庄人口和面积分片区发包给村集体;村民可向村集体申请承包养殖海域,缴纳租金获得承包权。

  村民承包期为两年,老的养殖户退出后,新的养殖户可以申请续包相关养殖海域。为保障养殖户承包海域的准确性,苍南还运用无人机和GPS技术对大渔湾养殖海域做了测绘。养殖用海的边界用经纬度定位,若遇争议,电脑一查就能解决。

  “养殖用海‘三权分置’改革,明晰了政府、集体与个人的责权利关系。”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蔡宁认为,养殖户依法依规、有序有偿使用国家资源,苍南的这种做法颇具独创性,可以为其他领域的公共资源配置和管理提供新思路。

  腰包怎么鼓起来

  缴出去的租金加倍“返还”

  缴纳租金,渔民还是头一遭。

  “海是祖宗留下来的,我们养了几十年紫菜,为什么现在要交钱?”不少村民起初感到很不理解,觉得增加了负担。